地址名称:

鼠标单击处纬经度:

 
       

攀枝花美食

小吃类:攀枝花小吃类主要以四川味道为主,在当地人气最高的当属羊肉米线,纯羊肉熬制的高汤煮出的米线,再加上豆瓣、花椒、小米辣等佐料,味道独特极具代表性;攀枝花由于靠近云南在这里米线的受欢迎程度远远高于面条,大街小巷的小吃店都有米线卖,牛肉米线、肥肠米线、杂酱米线等别具攀枝花本地特色;各种四川知名小吃都可以在攀枝花吃到。盐边卷粉
中餐类:攀枝花餐饮行业相当发达,市区内高档酒楼就达到了近百家。最具代表性的是得天独厚餐饮集团旗下的四大酒楼,其中“得天独厚酒楼”以攀枝花盐边菜闻名于世,在攀枝花本地拥有相当高的知名度。盐边菜基本上代表了攀枝花本地饮食特色,油炸爬沙虫、油炸蜂蛹、干巴牛肉、坨坨肉、二滩银鱼烘蛋、养生荞麦耙、都是盐边菜中最具代表特色的菜品。推荐酒楼:“大笮风酒楼”“小宋餐馆”“宋艳华餐厅”“得天独厚酒楼”。另外在攀枝花无论是湘菜、粤菜,甚至是官府菜都可以在不同档次的酒楼里品尝到。
西餐类:二滩水电站建设期间近2500名外国专家在攀枝花常住近4年,也为攀枝花的西餐行业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值得一提的就是位于攀枝花新华街中段的“红太阳餐厅”就是二滩建设期间的一个意大利人开的,里面卖的西餐相当正宗,直到今天红太阳西餐厅仍然是攀枝花最好的西餐品牌之一。另外,攀枝花本土的“老树咖啡”“树缘咖啡”“逸点音乐餐吧”等都极具代表性,攀枝花本地开始大量种植咖啡,市民已经可以喝上自己城市产的咖啡;“必胜客”、“豪客来”、“良木缘”、“两岸西餐”、“巴洛克”、“欧洲房子”等都在攀枝花设有分店。
火锅类:攀枝花虽然在地缘上更偏向云南,但是口味确是地地道道的四川味。80%的火锅连锁知名品牌都在攀枝花开有分店。攀枝花本土的“地摊老火锅”以攀枝花人自己的火锅的优势,在市内拥有多家分店,并将分店开到了省外。是攀枝花火锅业的骄傲。
攀枝花特产:
块菌:攀枝花是我国块菌天然分布的中心区域,但近年来野生块菌面临掠夺性开发,产量逐年递减。块菌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松露,是目前世界上最昂贵的食用菌,号称“林中黑钻石”,攀枝花是我国最大的块菌核心产区。
爬沙虫:爬沙虫,广翅目、齿蛉科昆虫幼虫。俗称“安宁土人参”,产于雅砻江支流安宁河的干热河谷,攀枝花市盛产。爬沙虫白天喜欢躲在阴暗的地方,夜间出来活动。在繁殖期间,成虫在靠近岸边的卵石隙缝中产卵,在适宜的湿度和温度条件下(攀西地区的干热河谷,就特别具有这种条件),卵被孵化成我们通常说的爬沙虫。据测定,爬沙虫富含蛋白质、多种氨基酸、多种微量元素及多种药用成分。中医认为:其性温味甘,具有补气益肾、抑虚固本、滋补强壮之功效。堪称药食佳品。又有“动物人参”美誉。
油底肉:油底肉是远古时候居住在“笮都夷”的笮人,为在炎热的夏季防止猪肉腐烂变质而研制的一种对肉食品保鲜的储藏方法;其加工制作方法也非常简单,将猪肉切割成一斤左右的块状,待锅里的猪油烧沸后,把切好的猪肉放入油锅中,放入适量的食盐,待肉中的水分煎熬干后,将肉取出放入备好的陶瓷罐内,再将油倒入罐中,油底肉即成也——这油底肉说来也还真有点神奇,在没有任何冷冻设施辅助的情况下,放置数年也不会腐烂变质,真是神来之笔;此肉醇香,火巴而不酥,肥而不腻,肉软而不绵,开胃健脾,色香味俱全。

自然地理

地形地貌:攀枝花位于四川西南部、川滇交界处,地处攀西裂谷中南段,属浸蚀、剥蚀中山丘陵、山原峡谷地貌,山高谷深、盆地交错分布,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倾斜,山脉走向近于南北,是大雪山的南延部分,地貌类型复杂多样,可分为平坝、台地、高丘陵、低中山、中山、山原6类,以低中山和中山为主,占全市面积的88.38%。
水文特征:攀枝花属长江水系,河流多,境内有大小河流95条,分属金沙江水系、雅砻江水系,两江在此汇合,流域控制面积较大的有安宁河、三源河、大河三大支流。年过境径流量达1102亿立方米,流域控制面积较大的有安宁河、三源河、大河三大支流,其中流域面积大于500平方千米以上的6条,100~500平方千米的26条,50~100平方千米的18条,5平方~50平方千米的小河流直接汇入金沙江、雅砻江的共45条。全市可开发水电装机容量700万千瓦,已开发装机347.4万千瓦(其中二滩330万千瓦,盐边小水电8.8万千瓦,米易小水电8.6万千瓦),尚有350万千瓦水电装机容量可供开发。
气候特征:攀枝花属南亚热带为基带的立体气候类型,旱、雨季分明,昼夜温差大,气侯干燥,降雨量集中(全年815毫米),日照长(全年2443小时),太阳辐射强,蒸发量大,小气候复杂多样。年平均气温20.3℃,是四川年热量值最高的地区,日照时数是四川盆地的2~3倍,最热月为5月,最冷月为12月或1月,6~10月为雨季,11月至翌年5月为旱季,无霜期达300天以上;海拔低于1500米的河谷地带,全年无冬,无霜期长(全年达300天以上),被誉为天然的“大温室”;最冷月1月平均气温高于13℃,接近热带气温与热量水平;夏季气温不高,最热月平均气温约26℃左右。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总体而言,攀枝花气候具有春季干热、夏秋凉爽、冬季温暖、四季不分明的特点。
矿产资源:全市已探明铁矿(主要是钒钛磁铁矿)73.8亿吨,占四川省铁矿探明资源储量的72.3%,是全国四大铁矿之一。2007年末,全市钒钛磁铁矿保有储量66.94亿吨,其中:伴生钛保有储量4.25亿吨,占全国的93%,居世界第一;伴生钒保有储量1038万吨,占全国的63%,居全国第一、世界第三。钴保有储量7.46亿吨,此外还有铬、镓、钪、镍、铜、铅、锌、锰、铂等多种稀贵金属,多个项目被世界纪录协会收录为世界之最。非金属矿产中,煤炭保有储量7.08亿吨,晶质石墨保有储量1540万吨,苴却砚保有储量2098万吨,溶剂石灰岩保有储量2.95亿吨,冶金白云岩保有储量3.63亿吨,水泥砂岩保有储量1194万吨,耐火粘土保有储量1032万吨,硅藻土保有储量1650万吨,花岗石保有储量8375万立方米,大理石保有储量5399万立方米。
生物资源:植物和野生动物种类繁多,达2500多种,森林覆盖率达59%。
地质灾害:
攀枝花属地震频发区:有关地质资料显示,攀枝花市位于我国著名的南北地震带中南段,属南北向石棉—元谋地震带、北东向的盐源—洱源地震带组成部分,地震活动较为频繁。根据2001年中国地震局公布的地震烈度区划图,攀枝花地区的地震烈度为7度,是地震重点监视防御区。据攀枝花地震局有关资料统计,1467年至今,境内及边界附近发生4.5级以上地震8次,其中6.7级地震两次,4.5至5.5级地震6次;受周边地区强震波及,造成5度以上影响的有13次。1955年9月23日23时06分,攀枝花市拉鲊、鱼鲊一带发生了6.7级地震,造成约700余人死亡,成为建国以来攀枝花市发生的最大一次破坏性地震。
2008年8月30日6.1级地震:2008年8月30日16时30分,四川省攀枝花市仁和区、凉山州会理县交界处(北纬26.2°,东经101.9°)发生6.1级地震,波及云南省大部分地区。攀枝花市、西昌市、昆明市等地震感强烈,成都市区部分市民有感。此次地震震中位于攀枝花市区东南约50公里处,距会理县城约64公里、距云南永仁县城约30公里、距元谋县城约55公里、距昆明市区约150公里。震区人口平均密度约118人/平方公里。地震发生时,攀枝花市市区、凉山州会东县、会理县、德昌县、宁南县、西昌市等地区震感强烈。

生长习性

为阳性树种,喜生于干热气候、石灰岩地带的平坦地及江河两岸的冲积土中,在日光充足的地方开花良好,在强酸性红粘土上则生长不良。萌芽力强、抗寒力中等,能耐0℃低温,在绝对低温-3℃时,幼苗和幼树枝梢受害枯死。

历史事件

攀枝花钒钛磁铁矿的发现:当今世界上的城市,成千上万,但人们已很难说清它们的起源了,因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由远古时代第一次播下种子时所形成的村落演变而来的。而在千年“不毛之地”上新建的钢城渡口市(现攀枝花市),由于奠基于当代地质科学者们的大量辛勤劳动,就使我们有幸能探究它的起因,说出它的来龙去脉,这是渡口(攀枝花)有别于其它城市的一个特点。谈到攀枝花市的起因,就不能不谈到攀枝花的发现人。有一种说法,称攀枝花是法国人李克列(M.A.Legelete)于1899年发现的。现地质科学院名誉院长黄汲清教授曾托人查阅了国内现存的外文资料,结果是毫无根据。现在地质界公认是我国著名地质学家常隆庆教授发现的;但发现的年代,诸说不一,初计有五:1932年、1934年、1935年、1936和1940年。一、常隆庆教授193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系,接着在北京地质调查所工作了两年整。1932年9月,由北京地质调查所所长翁文灏推荐,受四川大实业家卢作孚的邀请来到重庆北碚“中国西部科学院”任地质研究所主任。根据常先生自传,当年冬天仅到川西地区作过地质调查,而没有涉足川南,故1932年发现之说难以成立。二、从1934年到1940年,常先生曾六度出入攀西地区。根据他生前绘制的路线图和著作《四川省雷马峨屏调查记》,证明1934年他最远也只到了凉山的雷波,还没有到过西昌,故没来攀枝花。三、1935年春,常先生到万县、绥定一带调查石油,夏季到南京、苏州,秋季同李贤诚到綦江测绘铁矿地质图,为开办重庆钢铁厂做准备工作,直到年底,他才启程来四川西南一带。四、1936年是常先生涉足整个攀西地区作出重大发现的一年,也是“发现攀枝花”存在争执的一年,据常先生的遗墨:“(一九三五年)我在綦江铁矿大约才一个月上下,院中因四川西南会理一带发生地震,金沙江断流,又通知我前往调查。我将綦江全部工作交李贤诚负责,同离开綦江,同助理员殷学忠向西昌进发,当时已接近一九三五年底……因为当时交通不便,须完全步行,途中又要画线路图,并采集标本,所以行程很慢,到西昌时已经是一九三六年二、三月间了。我们的路线是先到会理去看所谓金沙江因地震而断流之地。也只有山痕迹,别无所见。但到会理之后,看见当地地质情况很合乎金属生成,我们就在会理把重心放在找矿上面。当地许多矿是早已发现了的,并且曾经开采过;一些矿是以前没有人知道的,都未经过地质学家作过储量计算或研究,我们就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工作……”“这次我们在西昌地区走了七县,大小矿区看了不少。我认为这是四川矿产很丰富的地区,在写报告时,除了说一般的地质情形外,并把成矿原理也讲了一些,因此就写了好几万字,编成一本《宁属七县地质矿产》。在这本报告中,除了攀枝花铁矿外,其它较大的矿产大部分都有记载。”,1939年4月有一个《中国西部科学院工作概况》的腊纸刻写油印本,其中介绍地质研究所工作时,提到了常先生进行的十三项野外调查,第七项中说:“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西部科学院受四川省政府建设厅之托,调查西昌、越隽、冕宁、盐源、盐边、会理、宁南七县地质矿产,费时半载,周历七县,实勘矿区五十余处……”据此,常先生“认为安宁河流域,矿产之丰,为西南诸省之完冠,而地处川、滇、康三省之交,有绾西南之势。诚能将由成都经西昌至昆明铁路筑成,则安宁河流域,当为国内极佳之工业区。”,为了纪念常隆庆,攀枝花市在密地大桥旁修建了常隆庆塑像,并将密地大桥至小攀枝花(兰尖铁矿所在地)的一段道路命名为“隆庆路”。
建市纪念日:1964年11月1日,李富春、薄一波副总理视察攀枝花。视察期间召开了现场办公会,解决了攀枝花钢铁基地建设体制、计划单列、设计下放审批、生活物资供应等一系列重大问题。随同来攀的有中央各部委和川、滇两省的负责人,共计20余人。11月5日,李、薄两位副总理给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写报告,进一步认定弄弄坪地区确实是一个建设后方战略基地的理想场所。1965年1月18日,周恩来总理批示:“攀枝花成立特区政府,仿大庆例,政企合一。成立党委,由冶金部党委为主,四川省为辅,实行双重领导。”,1965年2月23日,冶金部吕东部长、徐驰副部长向薄一波副总理写报告,汇报攀枝花建设进展情况,提出“攀枝花钢铁联合企业的建设进度,可以提前一到两年时间”的设想。薄一波副总理在报告上批:“送主席、总理、邓、彭阅。”3月4日,毛泽东主席批示:“此件很好。”后来,这一天被确定为攀枝花建市纪念日。
邓小平同志视察攀枝花,为了改变我国工业部局,维护国家的长治久安,在1964年5月中央工作会议上,毛泽东主席高瞻远瞩,深谋远虑,以无产阶级革命领袖的胆略和气魄,作出了开发建设攀枝花的英明决策,并亲自指定周恩来总理主管攀枝花钢铁基地的建设。1965年是攀枝花建设历史上工作最困难,任务最繁重的一年。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受党中央委托,带领国家科委、国家建委和有关部门的一把手来到攀枝花视察。据原中共攀枝花特区党委书记兼总指挥徐驰回忆:邓小平一行于1965年11月29日到西昌,在西昌听了攀西地区地质资源情况介绍,30日到达攀枝花;第二天,在新建的13幢招待所会议室里,面对攀枝花基地建设模型(大沙盘),徐驰向邓小平作了详细汇报。邓小平很高兴,盛赞攀枝花“得天独厚”,同意弄弄坪钢铁厂、攀枝花矿山和选矿厂的建设方案。徐驰说:邓小平听汇报后,作了重要讲话,归纳起来讲了四个方面的问题。一、同意你们汇报的攀钢建设方案,批准新选的弄弄坪厂址,你们就可据此进行施工设计。其它各厂矿的设计也不必送北京审批,我们授权由你们建设总指挥在现场审批。二、在三线建设项目中,攀钢何时投产、六盘水何时供9煤、成昆线何时通车,而且何时供多少煤和铁路承担多大运量,三家都要制订和招待相互配合的时间表。三、上次李富春副总理来视察时,已提出由物资部在渡口市设办事处和仓库,存一批钢材以便随时供应,这是个好办法。请计委同志打电话告物资部催办。四、为缓解你们运力不足,总理已商请北京、辽宁、山东、河南、安徽五省各派出一支300辆卡车的车队至今未来,也请计委同志打电话,催他们即派车队先运物资部的钢材到渡口。他们应急速派人到北京联系这项任务。邓小平这次视察,不仅审定了攀枝花钢铁基地的建设方案,下放了设计审批权限,还解决了建设中遇到的运输和建筑钢材的供应、储备等重大问题,使攀枝花基地建设得以更大规模更加顺利地展开。邓小平视察攀枝花过去了几十年,他代表党中央审定的建设方案,经过英雄的攀枝花儿女一代又一代艰苦卓绝的奋斗已圆满实现。攀枝花不仅建成了一座现代化的万里钢城,闯出了一条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的成功之路,在中国冶金建设史上创造了一个奇迹,而且培育出了艰苦创业、无私奉献、开拓进取、团结协作、科学求实的攀枝花精神。正如胡乔木视察攀枝花时的题词所说:“攀枝花精神永葆青春,永放光芒,永远指引我们胜利前进!”,“这里得天独厚”,是邓小平视察攀枝花时留下的名言。几十年来,攀枝花儿女把这句名言牢牢铭记在心中。过去它一直鼓舞着今后将继续鼓舞攀枝花人热爱攀枝花、建设攀枝花,努力实现市委规划的雄伟蓝图,使攀枝花丰富的资源更好地造福于全中国、全人类。

开发建设

历史背景:上世纪60年代中期,大规模的三线建设在我国西南的崇山峻岭中展开,年轻的攀枝花在昔日的“不毛之地”拔地而起。长期以来,中国史学界和理论界对党中央关于攀枝花的开发建设战略决策都存在争论,各种不同的观点和声音相互碰撞。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大背景下,通过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形势的深刻分析和科学判断,国内史学界和理论界逐渐形成了一个共识: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攀枝花的开发建设无疑是一个神奇的成就。
“攀枝花的开发建设,绝不是空穴来风”:1956年4月,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报告中明确指出,工业基地必须有纵深配置。他把漫长的内陆边界线和东南沿海各省区划为一线;把临近一线的省区划为二线;把西北、西南纵深的山区划为三线。“毛主席提出三线建设战略构想,有着极其深刻的历史背景,是基于对当时国际国内形势的科学判断而做出的一个高瞻远瞩的战略决策。因此,攀枝花的开发建设,绝不是空穴来风,绝不是哪一个人心血来潮而贸然做出的决定。”中共攀枝花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钟少曦分析说。在当时情况下,一旦发生战争,地处一线、二线的鞍钢、包钢和武钢极有可能遭到打击,中国必须有一个建设在三线的强大的钢铁基地。1964年5月,在北戴河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毛泽东明确指出:“建不建攀枝花,不是钢铁厂问题,是战略问题。”他告诫全党同志:“我们必须立足于战争,从准备大打、早打出发,积极备战,把国防工业建设放在第一位,加强三线建设,逐步改善工业布局。”,此后,党中央、毛泽东又多次对攀枝花的开发建设作出指示,1964年10月,在听取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薄一波有关攀枝花调查规划和厂址选择情况的汇报时,毛泽东指出:“钉子就钉在攀枝花。”,1965年3月4日,毛泽东在《攀枝花特区筹备及工作打算的书面汇报》上批示“此件很好”,后来,攀枝花市将这一天定为攀枝花开发建设纪念日。
“攀枝花的开发建设是党的若干个重要成就之一”:中央关于开发建设攀枝花的决策,迄今已有40余年,这40余年里,史学界和理论界曾经有人提出:当年攀枝花的开发建设,是为了备战需要,但实际上并未爆发战争,中央决策的必要性和正确性也无法得到证明。对于这一观点,钟少曦认为,不可否认,中央作出攀枝花开发建设的决策,确实有应对国际帝修反和备战的目的。但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来看,为了社会主义新中国的长治久安,就必须加强备战,巩固国防,以应付可能发生的战争。更为重要的是,建设后方战略基地的决策不是为了保暂时的平安,而是使国家更加强大的根本大计。钟少曦指出,我国的工业原来主要集中在东北和沿海地区,内地十分薄弱,这是历史上形成的不合理状况。中央关于三线建设的决策,目的之一就是在注意发挥沿海工业优势的同时,加强内地工业建设,改善全国工业布局。事实证明,随着攀枝花工业基地等一批现代化工业的建设和投产,过去深处内陆、工业基础薄弱的西南,有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使我国的冶金、能源工业布局有了改变,为西部地区的开发和发展创造了条件,为国家的现代化建设源源不断地输出了大量的基础原材料,为改革开放以来东部地区的腾飞和全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作出了应有的贡献。从这个意义上讲,攀枝花可以说是西部大开发一成功的先声和预演。
开发建设史上的“七个奇迹”:回望岁月,攀枝花人在荒无人烟的攀西裂谷建起了一座以钢铁、钒钛、能源、化工等为主的,充满活力、独具特色、发展潜力巨大的新兴工业城市,曾经的“不毛之地”,如今已成长为长江上游一颗璀璨的明珠。
奇迹之一:车轮上的工业基地:在世界各国工业发展史上,凡是大工业基地建设,一般都是在具有铁路和航运,能够通过大量运输的条件下,才能完成,然而,攀枝花是个例外。1964年,党中央、毛主席作出建设“大三线”的战略决策,决定攀枝花工业基地尽快上马,争时间、抢速度,尽快建成出铁。当年,数万名交通建设者先行进入攀枝花,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相继完成了市区主干线——石华公路、平大公路、宝摩路、灰大路、冶金环线的建设;全线改造了108国道雅安至鱼鲊段;新建两座独立大桥,初步改变了交通闭塞状况。
奇迹之二:“象牙微雕”钢城:攀钢主体工厂和基础设施的总图布置与设计,是我国冶金建设史上很少遇见的难题。弄弄坪厂区东西长约2.5公里,南北宽不到1公里,总面积仅2.5平方公里。它前临大江,左右后三面环山,自然地形坡度达10%~20%,最大达到50%,且有5条大冲沟和2条断裂带横截场地。地质条件异常复杂,剥落、岩堆、古滑坡、昔格达土层交错重叠,如果照搬前苏联模式,在这里建设大型钢铁企业只能是一个“传说”。来自冶金部、铁道部的800余名专业设计人员齐聚弄弄坪,他们深入现场,反复勘测,先后做了50多个总图布置方案。经过多次筛选、反复修改,最终形成了一个切合实际又经济合理的总图布置设计方案,这就是被世界誉为“象牙微雕”的设计。与当时国内同规模的钢铁厂相比,“象牙微雕”式的设计使工厂用地减少一半,建筑系数高10%~20%,厂区铁路少90公里左右,土石方工程约少三分之二。这个成功的设计,为山区建设大工业走出了一条新路。
奇迹之三:30万军民打通成昆铁路:为了建设攀枝花,打通成都、昆明交通主干道,1965年4月,由铁道部第二勘察设计院设计,铁道部第二工程局、铁道兵第四师、第五师30万军民联合施工的成昆铁路开始动工修建。成昆铁路几乎都是在深山峡谷中架桥打洞,沿线地质情况十分复杂,一些人甚至把沿线的悬崖峭壁形容为“气死猴子吓死鹰”。由于施工危险大,许多建设者牺牲在成昆铁路上。成昆铁路全长1100公里,据统计,成昆铁路沿线牺牲建设者的坟墓有1000余座,平均建设一公里铁路就有一位建设者牺牲。1970年7月1日,成昆铁路全线通车。成昆铁路的开通,使沿线交通状况得到极大改善,出入攀枝花的物资可以方便快捷地通过成都、昆明两地辐射全国。
奇迹之四:普通高炉将“死矿”变“宝藏”:开发钒钛磁铁共生矿,是攀枝花开发的主要目的之一。钒钛磁铁共生矿的冶炼是当时世界上未解决的技术难题,但中国科技工作者依靠自己的力量,攻克了普通高炉冶炼高钛型钒钛磁铁共生矿的技术难关,将“死矿”变成了“宝藏”。1959~1961年,共和国的科技工作者们开展了无数次模拟试验和讨论,最终形成了一套以普通高炉冶炼高钛型钒钛磁铁共生矿的方案。
奇迹之五:钒钛光华:我国钒工业体系的形成,是与攀枝花建设者向钒钛磁铁矿资源综合利用进军,首创“雾化提钒法”分不开的。可以说,雾化提钒新工艺的产生,走出了我国自己发展钒工业的路子,也为我国冶金工业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经过了约3年的试验后,负责雾化提钒工艺的建设者在攀钢原炼钢厂铸铁车间厂房内,建起了我国第一座雾化提钒工业试验装置,这座1号雾化提钒试验炉的雾化能力为60吨/小时。
奇迹之六:二滩水电站:1987年,作为二滩水电站前期准备项目的桐子林至方家沟公路开建,拉开了二滩水电站准备工作的序幕;1989年,装机330万千瓦、年发电量170亿度的二滩水电站开始前期施工;工程开工后,铁二局、水电七局、葛洲坝工程局等来自国内五湖四海的建设者汇聚到雅砻江参加电站建设;1998年5月1日,二滩水电站下闸蓄水;1998年8月18日,首台机组正式投产发电;2000年底,工程通过竣工验收。从大坝高度、地下厂房规模、导流洞长度等方面来看,二滩水电站是当时举世罕见的巨型工程,其多项技术指标居于世界前茅。可以说,二滩水电站的修建,标志着我国水电工程建设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奇迹之七:从“不毛之地”到新兴工业城市:三国争雄之时,蜀丞相诸葛亮挥师南下擒孟获后,见攀枝花悬崖峭壁,草木不生,仰天叹曰:此地粮草无补,屯兵险矣!急忙撤兵而返。如今,攀枝花市辖三区两县,面积七千多平方公里,人口一百二十余万人。经过四十多年的开发建设,昔日的荒山野岭,成为金沙江畔的一颗璀璨明珠。1965年,当第一批建设者从祖国的四面八方云集于攀枝花时,他们打响的第一个战役就是“三通一住”。为解决通水、通电、通车和住房问题,先期到达的建设者们放下背包就投入到了紧张的施工中。7个昼夜后,一座装机容量3千瓦的柴油机临时发电站建成;5个月后,1万平方米的总指挥部招待所和一大批简易住房建成;9个月后,装机容量为3.6万千瓦的501火力发电厂和渡口、仁和两个自来水厂建成;不到一年,一大批帐篷、席棚和“干打垒”等临时住宅出现在金沙江畔;不到两年,50多座中小桥梁、760多道涵洞和3条公路干线建成,攀枝花对外通道打通。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卫星地图在线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